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電影評論 >

《狩獵》影評觀后感

來源:http://www.orxrub.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6-12-25 10:54閱讀:
  暗箭,圍獵的最高境界——《狩獵》影評觀后感

    幾年前看比利時電影《本X》,我寫:
    “從沒有過這樣的體驗,心痙攣著,疼痛著,與少年本一起,與他那無法伸展的動作、表情、形體一起,收縮進土里,躲藏進黑暗的洞里,深入,再深入……
    “原本安靜的你,居然有沖進畫面替他發聲、替他出手的沖動。你預見他應該爆發,哪怕像馬加爵那樣邪惡,然而沒有,只有他那嵌在恐懼里的大腦不斷閃回的、游戲中濺血的畫面。”

    《狩獵》再一次生生將我拖進屏幕,我痙攣、疼痛,卻無力爆發,是活著而必死的獵物,像盧卡斯,絕望中的深陷,令我邁不開雙腿……

    一、劇情
    盧卡斯是少見的好人,全鎮人都喜歡他,身為幼兒園老師,在一次嘻戲中,五、六歲的小女孩克拉拉將一個心形禮物塞進他的口袋,并親吻了他的嘴。盧卡斯告訴她,那樣的禮物和親吻應該送給父母。小女孩向園長編了一個謊,說她不喜歡盧卡斯,他不但丑還有著很硬的“棒棒”。園長問,你看到了嗎?女孩點點頭。實際上,她看到的是哥哥同學iPad上的色情畫面。事件由此生發開去,再也無法控制——園長開除了盧卡斯,全鎮人都成了他的敵人。
    一個“戀童癖”、一個“變態狂”,處境的險惡可想而知,被排斥、謾罵、毆打,窗玻璃被砸,心愛的狗被殺……滿腹冤屈,百口莫辯,欲哭無淚,事態極度扭曲,我擔心盧卡斯就要瘋了,我甚至強烈預感到他可能會殺了小女孩,或者,血洗整個小鎮……當女孩最后向爸爸——盧卡斯最好的朋友——說出“胡編”的真相時,爸爸態度的轉變,為盧卡斯帶來一線生機——小鎮的人們似乎又接納了他。
    故事終于來到了最后,氣氛依然緊張,我知道陰霾未散。金色的秋天,盧卡斯和已經成人的兒子在林中狩獵,槍響了,向著盧卡斯的頭部,他跌坐在地上,他在確認槍手——逆光中,那個端槍的身影多么酷似兒子啊……我按捺住震驚的心跳,努力觀察盧卡斯的頭部,血沒有從他的頭上流下來,血,在我的心里,汨汨流淌……

    二、小孩子為什么撒謊?
    涉世未深,所以小孩子純潔。園長深信“小孩子不會撒謊”,這與絕大多數人的觀點一致,理論上說也是對的。
    撒謊有這樣幾個原因:成人語言暗示、分不清想象與現實、模仿大人、迫于壓力(逃避懲罰)等。暗示其實就是指人或環境以不明顯的方式向人體發出某種信息,個體無意中受到外在的影響,并做出相應行動的心理現象。暗示是一種被主觀意愿肯定了的假設,不一定有根據,但由于主觀上已經肯定了它的存在,心理上便竭力趨于肯定的結果。
    克拉拉撒謊的時候,語言環境并不輕松——沒有小朋友在場,她獨自一人,不開心,園長態度的凝重給了她異樣的感覺(這也是一種壓力),她可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但認真使戲言變得誠實可信,接著,輔導員參與的調查令她不耐煩,壓迫感明顯,當被告知回答問題便可以出去玩時,她聰明地順從了他們的思路,給出想要的回答,而“棒棒”的畫面,在想象中被拼接和挪用了。小孩子原本不明白話里隱含的性的含義,這跟她說一只小鳥壓斷了樹枝一樣,都可以是童話,童話到了戴有色眼鏡的大人這里,就成為猥褻和犯罪了,而盧卡斯將要遭遇的種種,小孩子依然不會明白。

    三、真相不明時,不可以談信任
    《荀子·大略》云:“流言止于智者。”
    園長顯然不是智者。作為傾聽的第一人,她成為流言中止或擴散的關鍵。堅信“孩子不會撒謊”,就會堅信盧卡斯是個“變態狂”,而如果冷靜地給盧卡斯辯解的機會,流言依然可能中止,不幸的是,她對“變態狂”的抵觸和反感如此強烈,盧卡斯靠近她都仿佛要了她的命。成見導致偏激,她一連串拋開證據的行為,將一個男人送上毀滅之路。
    其實,園長的態度具有普遍性。“戀童癖”曾經因為在天主教會的高發比例,在西方受到高度重視,成為非常敏感和嚴重的社會問題,人一旦和這樣的事情牽連,即使改過自新,想要重獲正常人的自由平等尊重也幾乎不可能。人們同樣防范偷盜之人,但那種源自生理和心理的鄙視和疏遠則完全不可同日而語。它極易形成思維定勢,且以偏見定終生,這當中已經沒有所謂的“真相”,也怪不得大眾無情,當類似事情的風吹草動再起,“前科”之人必成為聯想的首選。輿論向來專橫,令人恐懼萬分。
    法律是“疑罪從無”——盧卡斯被警察帶走,又被釋放,警方不能證明他有罪,也同樣不能證明他清白,哪怕孩子們為他家編造出一個地下室——道德卻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家家有兒女,家家要防范,寧可錯誤地拒絕一個清白之人,不可錯誤地寬容一個變態之人,孩子一旦被玷污,事關一生的創痛和波折,無人愿意承擔這樣的風險。而處在半信半疑之間的小女孩的父親,其糾結的痛楚,并不亞于被誣陷的好友。
    三人成虎,眾口鑠金;童言可貴,一句足矣。

    四、坦蕩之人該有的堅持
    電影的成功之處在于氛圍的營造,那種逼迫是令人崩潰的,如果盧卡斯放棄,走向反社會的極端,作為觀眾的我們似乎也可以理解和同情。
    重壓之下,于岌岌可危的人性漩渦里,他不棄善良的底線,拼出生路。我們知道,遭受傷害,應該以各種方式說,“我感覺受傷了”,有人說了愚蠢的話,應該請他重復一遍,這是維護你的權力。
    1、超市里的沖突,是多對少、公眾(小鎮、社會)對個人的縮影。盧卡斯拼死維權,強弱懸殊的對抗,肉體可以流血,精神卻不能垮塌。逃遁容易,卻也易于造成心有愧疚的假象,迎頭痛擊才是心胸坦蕩、清白自證的唯一途徑,鮮血和疼痛里,有著高貴和潔凈的氣場。
    2、家庭聚會中,與小女孩克拉拉的再次面對,是對智慧、人格的考驗。多少人希望盧卡斯不要去碰那個孩子。她站在那里扭動著,小手輕輕搓著裙邊,滿心內疚,她是真的喜歡他,他更應該當她是女兒的,從這個意義上說,拒絕那個“該給父母的禮物和親吻”是不當的。他抱起她,走過網格,便沖破了他自己內心的一道陰暗,而小女孩的釋然一笑,將可能成為照亮她自己一生的燦爛陽光。

    五、最后的冷槍
    據說電影有兩個版本的結尾,其中一個是盧卡斯頭部中槍。這樣收場并不意外,卻少了多少回味。
    一聲冷槍,驚恐莫名,就像女兒一樣的孩子可以引出一場道德圍堵,生活中處處充滿無心之矢,哪個人沒有中過明槍暗箭?
    世界也許并無惡意,卻并不妨礙它成為一個巨大的狩獵場。如果中槍是宿命,早早結果倒是痛快,怕的是不中,又槍聲不斷,活在凌遲一般的恐懼中。 觀后感 http://www.orxrub.live/yingping/8074.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orxrub.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腾讯分分彩是官方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