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電影評論 >

《親愛的》影評觀后感

來源:http://www.orxrub.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4-10-09 08:31閱讀:
   兩次進電影院看《親愛的》,第一次看完別扭,第二次看完更別扭,我不懂電影產業,所以不想把電影的商業元素加入我對這部戲的思考,僅克制自己從電影本身、故事、人物和電影包含的社會元素反思,我覺得這是一部很多年輕人應該思考良久的好片子。是的,這是一部值得年輕人思考的片子,而不僅僅是那些在“拐賣-尋找-親情”上有共鳴的大人們。
  
   我對這部影片的思考是片段式的,是由若干個關鍵詞引出來的,雖然這是部酣暢淋漓的、緊湊的電影。
  
  一:猴子和佛珠
  
   給我留下深刻影響的一個片段是韓總在餐桌上講他在印尼吃猴腦的經歷,在講述的過程中他左肘襯著下巴,手腕上那串佛珠在我看來顯得格外刺眼;另一個片段是韓總一行人乘大巴車返回深圳時,誤把偷運猴子的野生動物販子當人販子抓了,眾人慌手慌腳把以為是藏著小孩的麻袋打開時,竟看到了一只沒了神采的猴子時的錯愕。而且,本片在刻畫韓總這個形象時,佛珠是一個很鮮明的標志,給了好幾個鏡頭。在看完影片之后,我把猴子和佛珠這兩個看似八桿子打不著的東西連在了一起,蹦出來的第一個詞是“信仰”,我不知道導演本意如何,但是在我腦子里這兩個標志物是飄渺的信仰的物化。人由猿進化,說的粗大一點,猴子也算人類的半個祖先,而以韓總為代表的人在做什么?吃活猴腦,失了對生命本身敬畏和尊重。就像《狼圖騰》里講的,狼是蒙古草原的神,如果草原上的蒙族人把狼打光殺盡,那是會遭報應的。而韓總丟了孩子遭了報應之后,再吃素放生念佛又有什么用呢?所以做人不能喪失信仰,信仰可大可小可嚴肅講究也可只是一份心,而這份心的底線便是對生命本身的敬畏尊重,自然萬物有它存在的道理、順序和法則,雞鴨魚羊被自然法則定義為家禽家畜,被人烹食不算違背自然順序,但是獵殺野生動物、毀林圍湖造田便是人類對自然的失敬,是破壞法則的事,小孩子被拐賣被強行從父母身邊奪走,也是違背自然法則,可見失信仰違背法則無論對于渺小的人還是自然本身都是件悲哀的事。
  
  二:農民工與肉體交易,城管與小販
  
   李紅琴的丈夫的身份是在深圳工地干活的農民工,他肺癌死了,死之前撿了一個女棄嬰,拐了一個男童。李的丈夫撿女嬰時,他的四川工友是見證人,現在丈夫死了,李來找她丈夫的四川工友作證女娃是棄嬰不是被拐走的,四川工友先承認看到李的丈夫撿到過棄嬰,再以“我一個外地打工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失口否認,再因李紅琴的真情傾訴和勸其留宿過夜,最終愿意作證。
  
   田文軍因為苦苦尋覓孩子,無精力經營,丟了原來的網吧生意,找孩子又需要資金支撐,最后成了個在學校邊推車賣麻辣燙的小販子,推車上還不忘貼信息繼續找孩子。城管經過他的攤子只是嚴厲卻又溫情的說了聲“明天別再來了”。
  
   我覺得要刻畫這個真實的世界便是立體全面的刻畫生活在這個世界的小人物,他們堅韌、樂觀、失望、再樂觀,有時候他們沒有原則,不懂大道理,沒有教養和素質,甚至這個光鮮亮麗的城市都嫌他們臟,但是他們骨子里有一種精神叫“忍”。“忍”不同于倔強和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它沒有后兩者那么高級,忍就是一種低級的狀態,小人物用近乎卑微的忍耐付出著,疼痛著,煎熬著,但是他們不絕望,因為他們覺得忍耐著付出、疼痛、煎熬就是他們的命。田文軍在影片開頭有一句話說的好“我認命,你不認命”。可能有時候就是小人物那種認命,才讓他們不絕望致死,才讓他們愿意出賣肉體和尊嚴,爭取最后那一絲絲陽光來給予他們所有忍耐的一點微薄的認可。可如果最后連那一絲希望也盼不來怎么辦呢?我說了,那都是命,小人物認命!
  
  三:懷孕和懷孕
  
   韓總尋找自己丟失的孩子找累了,他曾經在自己組織的尋親互助團體上一再給丟失孩子的父母灌輸思想“一定不能再要新的孩子,否則是對丟失的寶貝的背叛”,但最后他的心累了,她的太太終于又懷孕了……
  李紅琴的丈夫之所以撿棄嬰,拐男童,是因為他的女人李紅琴懷不上孩子;最后,李紅琴在留宿她丈夫的四川工友后,在體檢身體時發現她竟然懷孕了……
  
   韓總在田文軍失而復得的兒子的生日宴會上把這個消息告訴尋親互助團體的兄弟姐妹們,他覺得他背叛了當初的誓言和對自己丟失孩子的最后堅守,他喝了半杯白酒后離開,表情不是傷心和絕望,是一種嗔,最后他在一個小賣鋪外面彎著身子哭得撕心裂肺,仿佛是在跟他手上的佛珠訴說他向命運低頭了……
  
   李紅琴站在醫院的走廊里,她先是不信,最后她知道“不信”騙不了自己,她哭了,先是站著哭,再是蹲在地上哭,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老天爺開眼,讓她在情感的世界里重新來過一遭,我卻看的很揪心,而片子就這樣結束了……
  
   懷孕意味著新生命的開始,而本片卻都是在以“哭”作為基調來告訴觀眾這個開始,把一個嶄新的未來醞釀在悲當中——生命是有軌跡和順序的,一個悲劇的產生,并不能用另一個可以塑造的新生命來替代!
  
  四:情、理、法——“法律總比人重要”
  
   李紅琴深圳市福利院找她的女娃娃吉芳是因為情,福利院拒絕李紅琴探望吉芳是因為理,最后法院拒絕受理李紅琴申請寄養吉芳一案是因為法……本片大量充斥著情、理、法三者之間的交叉、沖突和矛盾。人是復雜的高級動物,因為有情所以講理,但是光有理這個軟性約束似乎解決不了所有的沖突和問題,這變有了法。可是,法律是威嚴的,深刻而不容捍衛,所以它也有冷酷的一面,甚至它有時與情和理互不相容。這可急壞了因兒子剛丟失三個小時而不能被派出所立案的田文軍和他前妻,也氣瘋了被福利院阻攔絕不允許通融通融見吉芳一面的李紅琴,更是把我這個觀眾憋的直跺腳,法律不為人民辦事,不站在情理一方,要它何用?
  
   這就是當下社會的現狀!本是為了加強情理的約束能力而產生的法卻與情理產生了矛盾沖突,說的更不負責任一點,似乎情、理、法的共同存在才導致了社會的不和諧。為什么會弄成這般局面?片中律師高夏的兩句話給我一些思考。他和李紅琴福利院協商重新領養吉芳被拒絕后,在公交車上,高夏對李紅琴說“法律總比人重要。”李紅琴在公交車上看見吉剛(被李的丈夫曾拐跑的男童),遂跑下車見吉剛,然后被尋親互助團體眾成員毆打,高夏怒斥眾人說“你們替她想過嗎?”兩句話道出了情理和法之間的本質區別:情理是在勸一個人站在另一個人的角度看問題,是關于人與人這些個體之間的情感;而法是凌駕于個人之上的,法比某一個人的情理重要,法約束的是所有人的情和理。而當今社會的凌亂和不安,從某種層面上來講,是我們對“法”這個字理解錯位而造成的,我們錯把法當作情和理,從而拿著法律賦予的權利、公平和自由盲聲疾呼社會國家或政府為我們做些什么或者改變些什么,可是這個國家除了“我們”還有“你們”和“他們”,法律要做的不僅僅是為“我們”謀福利,而是為“我們”和除了“我們”以外的所有人平衡情理。
  
  五:理想和現實
  
   我沒有追查這部電影的藍本“彭高峰尋子事件”的細節,不知道影片有多大程度還原了事件本身。但是,片中的悲劇無疑也是幸運的,田文軍最終找回了兒子,韓總的老婆懷了孕,李紅琴也找到了好心人高夏幫忙努力“奪回”吉芳,福利院的條件待遇都很好,最起碼孩子們都是滿臉笑容……在我看來,這些都算是一個理想主義者筆下的悲劇了吧。要是讓一個現實主義者來寫,不考慮票房和電影的藝術性,可能田文軍的孩子真被放在麻袋里捂死了,韓總的老婆可能不孕不育再生不出孩子,李紅琴剛到深圳就被騙光了錢財,吉芳被收養的福利院有個黑心院長等等等等。而呈現在所有公共銀幕上的電影,都是只考慮票房和(或)藝術的,他們的成敗也只有商業和電影藝術這兩方面,藝術方面我不懂,但是作為一個看電影的人的心態我還算清楚,在走進電影院的那一剎那,我們都成了理想主義者,生活都夠糟心了,好不容易花幾十塊錢買個舒服,就好好讓我們的腦子享享樂吧,就算是看《一九四二》這樣沉重的民族片,我們也希望最后是洗滌升華心靈的,而不是越看越糟心。所以,搞電影的這些人也必須是理想主義者,他們用演技、對話、燈光和布景把我們這些觀眾的情給煽起來,讓我們在或搞笑或激烈的情緒中走出電影院,回歸到糟心的生活中。
  
   而糟心的生活又是現實。現實是真切的,不然我們不能對電影中的理想情懷產生共鳴;但是現實又太過真切,因為它帶給我們的痛是實實在在的痛;最重要的是,現實是宏觀的,我們遭受和享受的一切只是現實的一部分,我們聽到“法律總比人重要”可能會氣憤的反擊說這是胡扯,可理性的全部現實會告訴我們說法律就是比人重要!所以,生活的悲劇在于,我們生活在現實里,卻誤以為我們生活的就是全部現實。 觀后感 http://www.orxrub.live/yingping/2969.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orxrub.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腾讯分分彩是官方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