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電影評論 >

《無主之作》影評:一個藝術家的前半生

來源:http://www.orxrub.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9-10-11 10:01閱讀:
《無主之作》影評:一個藝術家的前半生
浣塵

《無主之作》是一部略有些史詩感的影片,以德國視覺藝術家格哈德·里希特為原型,描寫了一個德國畫家庫爾特波奈特前半生的經歷,讓我們從他個人的命運沉浮中看見了德國三十年間的風云變幻。
我個人理解這部電影,似乎是通過三個時間段里先后發生的故事,分別側重講述了三個相關的主題。

一、良知
庫爾特兒時正值二戰期間,他們家族是雅利安人中罕見清醒理智的少數派,他們無力與一個國家對抗,只能在心底努力守住那一線良知的火苗。父親寧可失去家產也不愿加入納粹黨,在人人滿懷激情對元首高呼萬歲的時候,家人都會俏皮地玩花招蒙混過關,然后會心一笑。庫爾特的阿姨擁有傲視群芳的美麗,同時也擁有與眾不同的敏感心靈,對藝術有著極不尋常的感受力,也是她發現了外甥非凡的藝術天分,她成了庫爾特的啟蒙者。但因其不合時宜的言論行為,她被納粹定義為精神病患,烙上了同猶太人一樣的劣等物種的標簽,哪怕她在恐懼中哭喊著表達忠心“為了元首,我會生健康的雅利安孩子,然后將孩子獻給元首,她會把她的孩子也獻給元首”,她依然被毫不留情地剝奪了生育權,并且很快被送入了毒氣室。
那是一具如《色戒》中的王佳芝那樣完美無瑕的身體,青春、飽滿、性感、圣潔,像泡沫中初生的阿芙洛狄特。她本應是藝術家噴涌的靈感源泉,在畫家的筆下熠熠生輝,可一群自詡高級的動物宣判她攜帶了罪惡的基因,即不容辯駁地撕碎了她尚未展開的生命。很巧的是,同一天我還看了另一部影片《懸案密碼4》,講述的也恰是同一段令人發指的黑暗歷史,不同的是,后者故事中的女主還可以選擇復仇和放下,前者卻被殘殺在最美麗的花樣年華。

我們很容易認同精神病人不宜生育后代這樣的論點,因為缺乏完全行為能力,精神病患無法給予孩子所需的養育和陪伴,且悲劇有很大的概率將繼續代際傳承,但如果精神疾病的判定標準值得懷疑呢?如果不宜生育人群的范圍泛化到一切有基因瑕疵的種群呢?誰有把握說,他可以確保哪一種生命是毫無價值的?地球生物的演化告訴我們,今天的我們不過是隨機變異加環境選擇的結果,包括人類傲視萬物的智力也是如此,我們的祖先并不知道哪一種變異是最富價值的。現實中很多邊界并不如正負數這般清晰可辨,如果不是常抱一分質疑的警心,人往往會在似是而非的言論中,一步步被推向非理性的邊緣。尤其是沉浸在自信的膨脹中,對自己的正確高尚偉大顯得確鑿無疑的時候,會固執地排斥所有不同的聲音,一意孤行。《斯坦福監獄實驗》和美國高中的《浪潮》教學實踐都告訴我們,每個人淪為納粹可能只需要五天,放飛心中的惡念是為所欲為的暢快,但學會科學思辨的嚴謹卻需要耗盡一生的努力。常懷一份同理之心,把自己想象成那個最弱勢最無力的個體,才會在心里滋生出一種對標準的不確定,而這一份不那么斬釘截鐵的遲疑,往往是人性中最深邃的悲憫和善良。

影片中那個自詡卓越的婦產醫生齊班德教授,專業技藝高超,數十年間接生了不計其數的幼小生命,但因著種族優化的狂熱,在他手中也絞殺了成百上千的胎兒,更將庫爾特的阿姨送進了毒氣室,甚至因為不滿女婿的身份,幾乎親手斷送女兒此生成為母親的機會。我總想不通,是什么樣的狂妄才讓這樣的人會自以為有資格掌管人類通往世間的大門?佛陀或基督都是平等地愛一切眾生,食物鏈上從單體生物到智慧生命都同樣地被神的愛照亮,傲慢的他們卻自認為比佛陀和基督更具裁量權,真真是可笑而可悲。抽離了良知的自作聰明不過是讓謬論變得更為邪惡。

二、自由
   戰后的德國一分為二,庫爾特所在的民主德國在蘇聯老大哥的牽引下亦步亦趨,主義的聲浪震耳欲聾,滿目所見的畫風與當年的中國、朝鮮如出一轍,驚人的相似,標配的工人、鐵拳、榔頭、稻穗讓作為畫家的庫爾特感覺不到藝術的豐富燦爛,大型壁畫不過是放大了的黑板報,千篇一律的符號化正能量,他無法用他的畫筆歌詠那些真正打動他的美。藝術并不是必須要擺脫政治,西斯廷教堂的穹頂畫也曾是宗教教化的產物,氣勢磅礴的紫禁城也曾是皇權的象征,但藝術若只為政治服務,就會失去長久的生命力。帶著鐐銬起舞縱有一種別樣的韻致,成了習慣,則難免病態。
庫爾特在數年如一的主旋律繪畫中,喪失了創作激情。沒有自由的空間,如何展開想象的翅膀?似乎一眼看到頭的命運讓他在繪畫中再也找不到初見般的驚喜,他的藝術生命將僵死在那些恢弘壯麗卻刻板單調的宣傳畫里。他和妻子設法逃到了西德,一個不以民主為名卻更開放的兄弟國度。資本主義并沒有讓他過上富足的生活,他依然窮困潦倒,但在這里,他有機會接觸到了那些小眾的先鋒藝術,在自由的空氣里,他聞見一股全新異樣的馥郁味道。

三、自我
藝術代表了人類共同的審美需求,歷史悠久,群星閃耀,有無數座不可逾越的高山豐碑,好之者很難在藝術領域另辟蹊徑,成為一個獨特的存在。很多人窮盡一生或許也只能成為一個模仿高手,就像《無雙》中的郭富城。樹立一種自我的獨特風格,或如證明一道百年數學猜想一般艱難。讓我們瞠目的一些行為藝術,正是在層層約束重重教條之間的披荊斬棘,突圍成功者開宗立派,失敗者淪為笑柄。庫爾特從小就悟性極高天賦異稟,但依舊跳不出前人的窠臼。即便擁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他的探索都還是缺乏個性。
青年時的他說看懂了世界萬物的聯系,我們既是世界的一份子,又是獨一無二的自我,就像油脂與毛氈之于教授,就像思考之于笛卡爾,那是我的存在的證明,那是我呈現給世界的樣子。從宏觀上說,我也是你,我們與世界萬物均為一體,但從微觀上說,我與你又如此不同。一則喚起舊時罪孽的新聞,一張正邪莫辨的老照片,一段兒時的明媚回憶,突然讓庫爾特凍結了的靈感緩緩融化并重新流淌起來,光與影、灰與白、照片與繪畫、惡魔與圣女疊加在一起,傳統手法加上創新技巧,讓人產生了莫名的悸動。一幅幅穿越時空的作品,仿佛一下下重錘的拷問,讓幾十年優雅高貴的老岳父倉皇顫栗。從缺乏靈魂的模仿和嘩眾取寵的標新立異中,庫爾特找到了自我的表達,找到了自己的藝術品格。

在千萬年的歷史長河里,叱咤風云的英雄和傾城傾國的紅粉都早付塵土,再強大的帝國也難敵灰飛煙滅,唯有一顆自由而飽含深情的靈魂,能夠留下不被磨滅的藝術印記,在浩瀚的時空中回響。 觀后感 http://www.orxrub.live/yingping/15213.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orxrub.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腾讯分分彩是官方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