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標簽 觀后感 加入收藏
您當前的位置:觀后感影評 > 電影評論 >

《無主之作》影評觀后感

來源:http://www.orxrub.live作者:觀后感時間:2019-10-03 20:17閱讀:
《無主之作》影評觀后感

相比于其他德國電影,橫跨十幾年的歷史體量,對藝術的科普,富有繪畫感的表達形式,這就是《無主之作》的獨一無二。

你可以把這部作品簡單視作一部藝術片,一部處于敏感時期的藝術片。我很喜歡一個影評人對于電影如何傳達藝術的評論:

這是一種笨拙的誠實。

這種笨拙,我理解為直白,片頭直擊伊麗莎白帶著小庫爾特參觀“頹廢藝術展”的場景,1932年,年輕的阿道夫希特勒對藝術帶來的沖擊,借著畫展人員的口吻赤裸的表達出來,藝術被視為“愚弄手段”,藝術家的靈性被用嘲諷的口吻說成是一種技能,一種視覺疾病。

主人公庫爾特的藝術靈性繼承了他的姑媽伊麗莎白,電影前片介紹了這位年輕的女性的藝術天賦。但這是個十分矛盾的角色。影片將其刻畫成一個擁有多種“藝術怪癖”的人。

不穿衣服彈鋼琴,赤身裸體對著侄子卻臉不紅心不跳,她聲稱自己在尋找世界的永恒;

她會用星辰般的面容,誠懇地請求大巴司機為她鳴笛,一種不可思議的舉動,但影片里她似乎是在享受汽車的長鳴聲。

鏡頭旋轉,鳴笛聲混雜著教堂里的圣樂,仿佛是在尋找那種永恒。影片中段伊麗莎白被納粹抓走,又一刻不停地對庫爾特說:

不要移開目光,所有的真實都是美好的。

她對喬德班教授說:

“我的庫爾特是個藝術家。”

庫爾特之后離開東德,去西德接受前衛藝術的教育,或許與這直接有關。天賦是怎么也遮擋不住的。

在東德,青年庫爾特可以不用模具完成印刷字體,這被他人視作“炫耀”,嚴苛的印刷廠工頭一邊會對庫爾特的“創作”罵罵咧咧,一邊卻又鼓勵他去美術學院學習;美術學院的老師會對他的畫作中的元素感到新奇,在收到庫爾特日后從西德的來信后,還會喜極而泣。

影片中庫爾特的原型人物即是被稱為“這個時代最偉大的藝術家”Gerhard Richter“。

笨拙的誠實,這種科普性質的拍攝手法,借庫爾特的視角,仿佛將整個西方“前衛藝術”搬到了熒幕前的那個小小走廊,藝術是大胸女人揮刀割畫布?是渾身涂滿油漆坐著怪異動作?

如果僅僅把《無主之作》<Work Without Author>當做一部藝術片,那或許這部影片也許不這么出色。

結尾庫爾特發現藝術這種形式背后的靈魂才是最珍貴的,由此,才有了日后的“照片”繪畫,無主題藝術和再后來的抽象繪畫嘗試。這種傳記式的科普并沒有給人直擊人心的感覺。但是這部長達3小時有余的影片遠遠不止于此,它深刻的將劇情和歷史相結合,并運用了一種類似于繪畫的拍攝手法,這使得這部電影有了沖擊奧斯卡的能力。

我們看到優秀的德國歷史題材作品,比如《M就是兇手》,《竊聽風暴》<The Lives of Others>,《朗讀者》<The Reader>等等,其往往展現了德國的某一段歷史時期,從影片的拍攝和劇情可以看出他們都具有那個時代的風格。《M就是兇手》展現了希特勒上臺前德國社會的衰敗景象,經濟和文化的急劇沒落使的電影在內的德國藝術作品“表現主義”風起,他們借此宣泄對社會的不滿。《無主之作》的片頭,便展現了這些藝術,并以帶有洗腦性質的展覽人員的口吻,諷刺了納粹對藝術的漠視。在《M就是兇手》中,另一種手法,被稱作“街道現實主義”,這種類似于紀錄片的拍攝手法,與表現藝術相結合,展現了一種那個時代的扭曲感。你可以從這部1931年的作品中感受到荒誕和恐懼。

2006年的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竊聽風暴》和2008年的奧斯卡獲獎作品《朗讀者》,都講述了東西德分裂時期的故事,一個冷酷的竊聽者是如何被處于東德的這些藝術家們所感動的,維斯勒最后的那個笑容或許就是為什么柏林墻能夠被推倒的原因吧;朗讀者則是完全不同的題材,青年與婦女的戀愛,黑暗歷史是如何隔絕人性的,但結局總會是:人性會戰勝歷史。

▲《M就是兇手》《竊聽風暴》《朗讀者》海報

而《無主之作》圍繞著傳記人物的一生,Gerhard Richter(1932-?),展現了從希特勒為首的納粹上臺一直到二戰結束,東西德分裂,冷戰割據的歷史。圍繞著主人公庫爾特和其周邊人物,你可以看到各種歷史事件,比如德累斯頓大轟炸,納粹的“種族清洗”等等。這使得整部影片有了濃烈的“德國”氣息。

這種歷史氣息,嵌入在庫爾特身處的混亂關系中,體現在兩個導演著重刻畫的人物身上:姑姑伊麗莎白和喬德班教授。我和我的朋友在看完這部電影后,第一個感覺就是,“怎么這么巧?”,害死自己姑姑的納粹劊子手竟然是心愛之人的父親,愛人和姑姑的名字又偏偏都叫伊麗莎白?對,喬德班教授害死了年輕熱愛藝術的伊麗莎白,卻成為了庫爾特的丈人。

對姑姑伊麗莎白的刻畫,從一開始就是矛盾的,眾人中脫穎而出的容貌,不能提現那個時代的笑容。內心無比向往自由開放的藝術,卻抱有對“納粹”統治者的崇敬的少女心理,從為希特勒獻花這一幕來說,鏡頭全程以特寫拍攝伊麗莎白,而焦點卻是沒有出境的希特勒。再到后來,伊麗莎白向庫爾特展示藝術的表現形式,卻用煙灰缸砸破了自己的腦袋。

這種矛盾在這里達到了頂峰。

伊麗莎白的悲慘結局,或許是導演批判納粹的一種設計,藝術和納粹嘴上的仁至義盡終究是和諧不了的。

批判的頂峰,則對準了另一個人物—喬德班教授。披著羊皮的狼,用來闡釋這個角色再合適不過了。

影片在教授診斷伊麗莎白時,教授不簽字,不親自為伊麗莎白做絕育手術的一幕,給觀眾一種人性尚未殆盡的錯覺,但一旦殺人后,你就再也回不去了,教授是納粹的受害者,但受害者卻成為了殺人者。

為自己的生存,救下蘇聯將軍的兒子,為了血統純凈,卻親自給自己的女兒墮了胎。

最后教授看到庫爾特的畫作時,連續的切換鏡頭,直白的表達了教授心里的恐懼,又雜夾著難以言說的罪惡感。

不同于其他同題材的德國電影,《無主之作》沒有將歷史背后的殘酷一五一十地敘述,不同于30年代的表現主義,也不同于現代其他將劇本根植歷史的影片,你不會因為殘酷的現實感到恐慌。

影片一系列的鏡頭處理,賦予了影片一種繪畫般的“朦朧感”。

從角色影射“納粹”的恐怖,全程電影沒有試圖展現“納粹”領導人的容貌。

鏡頭跟隨伊麗莎白的眼神,窺視“希特勒”,但你可以從告密的醫生,女學生的狂熱,教師難以就業這些細節看到現實。包括庫爾特的“照片藝術”,采用的也不是真實照片。

影片中有兩個非常藝術的鏡頭:

在敘述著名的德累斯頓大轟炸時,并沒有直接拍攝城市的損毀,影片講各個死亡的鏡頭剪輯在一起,包括影片開頭出現的公車司機,平民百姓的家中,倒下的士兵等等。

上一幕是生,下一幕就是死亡,同時,鏡頭又切到伊麗莎白在集中營的慘況。這方式是在表達:死亡從內而外都在蔓延。

庫爾特的“模糊鏡頭”:這種對焦,失焦的來回切換,仿佛是伊麗莎白告誡庫爾特不要逃避真實的鏡頭語言。

假如2018年沒有《羅馬》,我覺得《無主之作》就是最好的外語片。 觀后感 http://www.orxrub.live/yingping/15142.html
轉載分享本站內容http://www.orxrub.live,請保留文章來源信息和原文鏈接!
< 腾讯分分彩是官方开奖吗